主页 > www.233345.com >
周深坦言感谢那英早早把他淘汰:我没有冠军梦
发布日期:2019-08-08 21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当年被那英哭着送走,现在被请回来成为帮唱嘉宾,有人说周深“圆了冠军梦”,但他却说:“我没有冠军梦,感谢那么早把我淘汰。”

  《中国新歌声》第二季导师战队的冠军战中,周深作为郭沁的帮唱嘉宾现身,这是他在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三季落败后首次回到这个舞台。当晚节目播出后,周深和郭沁演绎的《大鱼》不仅瞬间刷爆网络、让17岁的郭沁爆冷成为那英[微博]组冠军,周深更被网友封为“神助攻”、“神辅助”。弹幕里,他被封为“史上最完美的合唱对象”。

  节目播出时,周深听到自己开嗓的一刹那,忍不住哭出来,“好像又站在那个地方,又是熟悉的导师,又有人听我唱歌,又让大家认识了我”。他现场演唱的《大鱼》,反响远超一年前《大鱼海棠》上映时。

  导师陈奕迅[微博]在点评时赞叹:“我一直不知道《大鱼》是男的唱的。周深,我很高兴终于看到你!”和他一样“不辨雌雄”的还有高晓松[微博]。他在开车时偶然听到了周深演唱的《欢颜》,“哎呦,这个女孩儿唱得不错”。发现原来是“男孩儿”演唱后,高晓松找到了周深,把压箱底珍藏多年的一首《妳》,给周深唱。

  借着《大鱼》被网友循环播放的势头,高晓松在微博宣布,由他操持、磨练3年的周深新专辑,将于11月发片。在10月21日东方卫视首播的《拜见小师父》中,周深和Selina、大张伟等一道,成为“明星大徒弟”5位固定阵容。前一天的《拜见小师父》发布会后,周深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独家专访。在他看来,蛰伏和等待是必要的,“幸好我没有一夜爆红,不然我的心态可能会非常差。这张专辑帮到我了,我就是要熬、要等、要慢慢去习惯。”

  周深站上了他熟悉的舞台,和郭沁一起演唱《大鱼》。2014年,他在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三季16进4时,被导师那英亲手淘汰。早早离开舞台的周深被公认为那届最大的“遗珠”,他和李维合唱的《贝加尔湖畔》也成了传唱的金曲。

  其实,早在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一、第二季时,周深就收到了节目组的邀请,但他不想露脸,不想成为被抨击的对象,“那些声音我从小到大听够了”。到了第三季,他遇到了异常执着的导演胡敏妍,她执着地磨了周深3个月,说“你如果不答应我,我就去机场堵你”。

  毫无回旋余地地拒绝邀请,这和周深的童年阴影有关。在贵阳读小学时,他是校合唱队的领唱,在市里拿过第一名,但“男不男女不女”的中伤让他痛苦不堪,初中3年,他没在公共场合唱过一首歌。

  高中毕业后,周深前往乌克兰学医,但他自作主张转入了音乐学院,和家人陷入了冷战。正是此时,他收到了导演“堵人”的宣言,于是,他在没有告知家人的情况下,独自回国参赛。

  当年被那英哭着送走,现在被请回来成为帮唱嘉宾,有人说周深“圆了冠军梦”,但他却说:“我没有冠军梦,感谢那么早把我淘汰。”

  周深:更像是家的感觉。我从这里出生,被大家认识,它看着我慢慢成长。虽然到现在我还是个挺没有自信的歌手。

  周深:我就从来没有不紧张过,尤其是唱歌的时候。可能唱歌对我太重要了吧,我每一次都觉得如果唱不好,就会对不起观众,所以每一次都特别紧张。

  周深:第一季导演找我时,我看到私信,以为是骗子,没当回事。第一季播完爆红,他又来找我,但我不想参加任何比赛,我觉得我出来肯定会被骂,我不想活生生地站在那么多人面前,我知道肯定会听到不好的话,我中学时代已经听够了。第三季的导演特别执着,我刚好在纠结医学院和音乐学院的事,跟家里闹了矛盾。转到音乐学院后,我觉得我都已经踏出这一步了,还有人推着我的梦想前进,为什么还不行?我(某种程度上)为了那位导演参加节目的。

  南都:为什么“不想露脸”?周深:因为我不想参加比赛。以前快男红的时候,我爸说“希望能在这个舞台上见到你”,我就默默地吃饭。《中国好声音》红的时候,他说“希望能在舞台上看到你”,我又默默地吃饭。看快女时,我问他:“希不希望在这个舞台上看到我?”我爸一脸尴尬,哈哈哈。

  周深:看盲选时,播到“迎面走来的小伙子叫周深”时,我就把电视关了!毫不夸张地说,我重复了20次,才把我自己的盲选看完……就是“我不相信我长这样”的心情!

  周深:没有。有人说我回来是圆了冠军梦,但大家真是想多了。我没有冠军梦,我还挺感谢把我淘汰得那么早,不用给自己那么多压力。虽然有点没志气,但真是这样的心态。

  南都:你凭借《欢颜》一鸣惊人,齐秦[微博]说“很少有人能唱得比他姐姐齐豫还好”,可你还是选择了那英。

  周深:她很随和,像姐姐,真的很关心我。可能因为她是东北人吧,特别幽默,见第一面就跟人打招呼,特别亲近,特别喜欢笑。大家通过屏幕,不知道我们和导师是怎么相处的,也不知道导师们是什么样的,我比较困惑网上把我们老师(那英)黑成瘾,我觉得她就是太真实了,脱口而出,被观众放大了。

  那英老师对我来说太重要了,因为她我才走上这条路,她给了我一个转身,她既是我的伯乐,也是帮助我的老师。

  周深:真的没想到她会把我叫过去,其他三位导师的助唱都是资深大牌,我很诧异为什么会是我,她说“我觉得郭沁唱歌跟你很像”。

  周深:不会,我是典型的中国学生,特别怕老师,我就是那种被老师遗忘的学生。我平时会跟那姐聊一下微信,但我唯一主动送上鸡汤就是看完帮唱后,特别矫情地发了一长段话(给她),真的非常感谢她。12生肖图片,那姐说:“好好,加油!”

  “好声音”之后,周深走进了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,男扮女装,以一首《身骑白马》惊艳全场,甚至被奉为“女神”。登台反串前,他纠结了很久,害怕换上女装后,大家对他的误解更深。

  因为嗓音独特,周深一度自卑、封闭,并打算按部就班地走完家人帮他铺设的道路———毕业后当一名牙医。而现在,他不再像以往那样脆弱,已经可以坦然地面对“女声男相”这样的评语。“没想到会出现那么多支持我的人,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喜欢听我唱歌的人。唱歌真的有力量。”周深说。

  周深:一开始是纠结的,不太想穿裙子去唱歌。这是我唱歌的一个坎儿吧,我想跨过“反串”这两个字,但我可能一辈子都会被说成是“反串”,所以在想值不值得这样做。我纠结了一个星期。但我还是想抓住机会,所以最终还是踏进了9厘米高的高跟鞋、穿着晚礼服长裙给大家唱歌。

  周深:我觉得自己有在认认真真唱歌。没想到大家夸我身材很好,还有很多人留言“上面站的不是周深(有替身)”,哈哈哈!很开心的是,我唱第一句就有人说出了我的名字,辨识度还是蛮高的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很多人没看出来我是男生。尤其是侧田,我们第一次彩排合唱后,他跟妈妈打电话说“我今天跟一个很合拍的女歌手唱歌”。第二天我揭面后,他又打电话“妈妈,那女歌手是男的”。

  周深:比以前宽容了些,虽然那些不好听的话还是在的,默默地躺在我的私信里。但我的确没想到会出现那么多支持我的人、那么多喜欢听我唱歌的人,尤其一些专业人士会在网上转,我挺惊讶。

  周深:当你被骂了无数遍之后,就会习惯。刚才大张伟[微博]老师跟我开玩笑,说“不男不女”,我说“啊,你欺负我”!他说:“这么多年你还没习惯呢?!”哈哈哈。

  周深:高晓松老师问我以前学什么的,我说“牙医”,他说“牙医多赚钱啊”,我拔完牙就后悔了,牙医真的好赚钱,错失了一条财路!但是,当你的事业和兴趣爱好重合时,真的好幸福。

  很多人问我,当了歌手后会不会不喜欢唱歌了?没有,我还是那么喜欢唱歌。我没想过自己唱歌会给别人力量,但我得到了很多充满正能量的留言。有位患抑郁症的歌迷,说听了我的歌慢慢开朗,真的治好了病。没想到唱歌真的有力量。

  周深:我觉得我这样的声音是没有市场的。作词作曲写了一首歌要给女生唱,但我是男生,你为什么要找我唱呢?要给男生唱,更不会找我了。卡在中间是我最大的一个坎儿。

  周深:那就唱点“没有人存在”的歌!我的声音不适合唱那种贴近现实的歌,比如“我想有个家”。但如果唱别人听不懂歌词的歌,大家就会说“好高级啊”。高晓松老师说我的声音适合歌唱生命,不适合歌唱生活。

  周深:所以我要告诉大家生命有很多苦,哈哈哈!我释放压力的办法是哭。我喜欢看电影,影片里只要有老人一出现,我的眼眶就会湿。

  周深:一定会的。第一张专辑发出后,我会慢慢突破安全区,唱其他风格的歌。比如说电子乐,我的声音还蛮适合的。

  2016年7月,周深演唱的《大鱼》获得“亚洲新歌榜年度盛典年度十大金曲奖”,高晓松为周深制作的《玫瑰与小鹿》也以黑马之姿一并入选并夺冠。之后,高晓松为周深打造了一首《妳》。这是他很久以前就写好的歌,一直在找歌手试唱,但没找到合适的人,于是压了箱底。

  11月初,周深即将发行新专辑,高晓松出任监制。等待新专的3年里,周深在期盼、失望和等待中备受煎熬,但他说“这张专辑真是帮了我”。专辑录制的过程充满了自我怀疑和否定,“我刚唱了一句,高晓松老师叹口气,走了!我心里揪了一下,我唱得是有多难听……我觉得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”

  最折磨的时候,周深唱一句,高晓松不满一句。最后只能死磕,或者干脆放弃。见周深被打击得提不起劲儿,高晓松的安慰也很有特色,“虽然唱得不好,明天还有机会慢慢录!”周深说,正是在这样的魔鬼训练下,他才从头学会了怎么在录音棚里唱歌,怎么坦然面对自己的声音,“我的自信心本来就不多,我在台上能不紧张吗?”

  周深:有一次晓松老师开车,听《中国好声音》的歌,听到我的《欢颜》,觉得“哎呦,这个女孩儿唱得不错”。后来知道是男孩,觉得有点意思,就通过那姐找到了我。当时那姐拉了个群,群里有个人叫高晓松。那姐发语音说“周深,这是高晓松老师,他有首歌想找你唱”。我立马丢下手机,捶床捶窗,太激动了!后来他写了首《玫瑰与小鹿》给我,熟了后,我又认识了尹约和钱雷,这就有了《大鱼》。

  《妳》是高晓松写了很久的歌,是他压箱底的作品,他一直在找歌手试唱,有几位资深的歌手都唱过,他可能觉得差点儿什么吧,就叫我去试Demo,给了我。

  周深:11月初就要发啦。高晓松老师监制,尹约和钱雷包揽词曲,10首歌。这张专辑做了快3年,哪吒都快出生了,专辑还没出。

  周深:这张专辑调整了我的心态。一开始进入这个圈子,接触到当红的人、最好的东西,有点浮躁。我会急,专辑再不出,我就要凉了!

  幸好我没有一夜爆红,不然我的心态可能会非常差。我是心态不太好的人,容易紧张,情绪波动大,特别感性。这个专辑真是帮了我,就是熬,等,慢慢去习惯,一步步踏实地走。

  周深:痛苦啊!我在里面录着歌,看到高晓松老师坐在那儿,叹了口气,走了!我心里揪了一下,我唱得是有多难听?他说“今天就到这儿吧”,我觉得一切都完了。我后来特别怕他在外面监控,怕他叹气,他叹完气我就没底气在里面唱了……我就是在那一段学会了怎么在录音棚里录歌,真的很痛苦,但我挺感谢这段经历。

  周深:专辑有首歌风格比较迷幻,我怎么都抓不住。他弹了一段电吉他,说“要这样!纸醉金迷的感觉!”最厉害的时候,我唱一句,他不满意一句;我唱一遍,他不满意一遍;我怎么唱,他怎么不舒服……我们就死磕,最后就放弃,算了算了。我的自信心本来就不多,你说我在台上能不紧张吗?

  我一直不喜欢自己的声音,所以把音调小,听不到任何细节,他们逼着我把耳机调大。你害怕什么,就把什么放在你面前,通过这个过程让我熟悉自己的声音、熟悉录音棚。

  南都:你的机会一直不错,从《大鱼》到《蒙面唱将》,到高晓松为你写歌、制作专辑,到现在成为《拜见小师父》的固定成员,你会感慨自己的运气挺好吗?

  周深:我也会想这个问题,老天爱戴。《大鱼》给到我,真是一个非常大的馅饼。很多年前我看过《大鱼海棠》的Flash,非常喜欢,突然之间去唱它的歌,这就是缘分,还是老天睡着了,做了一个梦?我听到特别好的消息都会觉得,老天爷你不要醒啊,再做会儿梦吧。